av亚洲欧美日本天堂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中文 |

咨詢熱線: 028-85121781

當前位置:首頁 > 動態中心 > 行業動態 細數中國醫藥産業2019年的“第一次”
細數中國醫藥産業2019年的“第一次”
[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1-03 13:22:38  责任编辑:  浏覽次 ]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也是最具挑戰的時代。

 

對于中國醫藥産業來說,2019年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視爲一個劃時代的年份。

 

2019年,一批新藥密集上市,中國本土創新藥企終于開始進入實質性的進展階段,而非此前僅停留在在空中樓閣去描摹故事的階段。我們看到的是開始激增的生産需求,前幾年各大企業儲備的産能開始陸續發揮用途,而隨著一大批創新藥企正處于從臨床階段向商業化轉型的關鍵時間,一批CDMO企業開始大量承接訂單。我們看到的是多款産品預計在接下來的1到2年內可以提交新藥上市申請。我們看到的是商業化的團隊已經組建完畢,對于商業化人才的需求已經開始逐漸超過對于研發人才的需求。

 

2019年,一批公司開始密集擁抱資本市場。科創板開閘,26家醫藥制造類公司先後排隊IPO。澤璟生物成爲第一家在科創板新政下采用第五套上市標准並順利過會的企業,備受關注的微芯生物開盤即大漲511.85%。而港交所新政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到2019年正式迎來了高潮,康希諾、亞盛醫藥、康甯傑瑞等一批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先後在港交所上市,且資本市場反應熱情。與此同時,在全行業投融資陷入頹勢的當下,醫藥類項目的標的在2019年仍然呈現出了抵抗周期的態勢。

 

2019年,中國醫藥産業也開始正式邁向全球進階之路:中國生物制藥和恒瑞醫藥入圍2019年全球制藥企業50強排行榜;百濟神州自主研發的BTK抑制劑澤布替尼(Brukinsa)獲得FDA加速批准上市,爲中國原研新藥出海帶來了“零的突破”。

 

此外,從政策來看,帶量采購二次擴圍正式落地,醫藥談判納入新藥之多創造曆史記錄。一方面,未來仿制藥將面臨巨大的沖擊,而另一方面,國産創新藥的崛起和追趕,已經形成創新新勢力。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幾年內的市場格局是一個近乎重構的狀態。

 

01.第一次有中國企業入圍全球TOP50

2019年6月11日,美国《制药经理人(Pharm Exec)》杂志公布了2019年全球制药企业50强排行榜。

 

與2018年排名相比,榜單整體沒有出現很明顯的浮動變化。其中,BMS、武田、夏爾、優時比等公司排名有較多提升,吉利德、艾爾建、梯瓦、印度太陽制藥、愛爾蘭仿制藥企業Endo、萬靈科等公司則出現了相對明顯的名次下滑。輝瑞連續四年蟬聯榜首,處方藥銷售額爲453.02億美元,羅氏和諾華分列第二和第三名,處方藥銷售額也都達到430億美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名單中首次出現了中國藥企的身影,中國生物制藥和恒瑞醫藥分別以31.42億美元和25.7億美元的處方藥銷售額位列榜單的第42位和第47位。

 

之所以值得關注,在于中國生物制藥和恒瑞醫藥的入圍,一定程度上已經開始顯現出中國醫藥企業營收結構發生變化的可能。一個普遍受到認可的數字,是中國醫藥市場創新藥與仿制藥的市場占比,大概是5%:95%的關系。而縱觀跨國藥企處方藥曆年銷售額排名前50的企業,絕大多數都是靠創新藥所積累的巨大銷售額才得以位列榜單之上。中國生物制藥和恒瑞醫藥這兩家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傳統制藥企業向創新型企業轉型的企業能夠入圍,給接下來中國醫藥企業的發展指明了一條方向,能夠比肩國際水平的制藥企業,一定不再是靠仿制藥而崛起的公司,誰能充分挖掘創新藥、專利藥的市場紅利,誰才真正在市場上具備話語權。

 

02.第一次有中國本土新藥獲FDA認證

2019年11月14日,美國FDA宣布百濟神州自主研發的BTK抑制劑澤布替尼(Brukinsa)獲得加速批准上市,用于治療既往接受過至少一項療法的成年套細胞淋巴瘤(MCL)患者。這是我國目前爲止第一款完全由中國企業自主研發、在FDA獲批的抗癌新藥,爲中國原研新藥出海帶來了“零的突破”。

 

此前中国药企冲刺FDA的道路并不轻松。天士力作为“中药国际化标杆”,手握着国内中成药市场销售的“扛把子”——复方丹参滴丸,但从1997年底复方丹参滴丸正式通过FDA IND(临床试验申请)算起,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20余年。而同样是国内药企翘楚的绿叶制药,近年来一直在推进其旗下缓释微球肌肉注射剂产品Rykindo的进程,2019年3月28日其向美国FDA正式提交该产品的新药申请,成为中国制药公司向美国FDA提交的第一份创新药物制剂,只是从当前来看,进展却不如百济神州的BTK抑制剂如此迅速。

 

隨著中國醫藥産業發展主題逐漸由仿制切換到創新,藥物創新也成爲支撐企業未來發展的核心動力。尤其是近幾年來,國內藥企重金投入研發,與國際水平差距逐漸縮小。

 

百濟神州2018年研發投入45.57億元,爲國內最高,其次是恒瑞爲26.7億元,預計2019年研發支出會突破30億。複星、中國生物制藥緊隨其後,2018年研發支出分別爲25.07億、20.88億。澤布替尼成爲第一個在美獲批上市的中國本土自主研發抗癌新藥,將提振中國制藥企業在國際舞台上的信心,對中國本土醫藥加速進入國際市場也是一個重要的開始。

 

03.第一個生物類似藥獲批

2019年2月2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網站宣布,首個國産生物類似藥——利妥昔單抗注射液(商品名:漢利康)獲批上市,主要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療。該産品由上海複宏漢霖生物制藥有限公司研制開發。

 

由于制造工藝和分子本身的特點,生物大分子藥很難做到與原研藥結構和功能完全相同,因此被稱爲生物類似藥。在鼓勵創新的同時,爲最大限度降低患者負擔,世界主要制藥強國都通過鼓勵生物類似藥的研發來提高生物藥的可及性。

 

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會長宋瑞霖曾經表示:“對于我國來說,首個生物類似藥漢利康獲批,在醫藥創新曆程中具有重要意義。如今,我國在生物類似藥的開發上與歐美僅有三四年的差距,讓我們對中國醫藥産業的創新發展充滿信心。”

 

好消息陸續傳來,2019年下半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先後批准百奧泰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研制的阿達木單抗注射液(商品名:格樂立)、齊魯制藥有限公司研制的貝伐珠單抗注射液(商品名:安可達)的上市注冊申請。

 

值得注意的是,百奧泰研制的阿達木單抗注射液原研正是全球“藥王”修美樂,2018年全球銷售收入205億美元。2019年以來,修美樂先後在江西、北京、陝西等地主動申請降價,40mg/0.8ml/支的價格由7608.38元調整爲3160元,降幅高達60%。今年修美樂也成功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目錄,希望通過價格上的先發制人搶占先機。

 

截至目前,國內已成功上市三款生物類似藥。這意味著,在這場對“重磅明星抗癌藥”的市場爭奪戰中,越來越多的本土企業殺出重圍,搶得先機。

 

04.第一個中國原創的阿爾茲海默症新藥

11月2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有条件批准阿尔兹海默病新药—甘露特钠胶囊(GV-971,商品名“九期一”)的上市注册申请。该药由上海药物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和上海绿谷制药共同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是全球首个糖类多靶治疗阿尔兹海默病的创新药物。

 

九期一的上市一時間刷屏了醫藥圈,要知道阿爾茲海默病的治療一直是醫學界的難題。過去幾十年裏,全球各大知名藥企研發的多個抗AD藥物均在三期臨床試驗中慘遭失敗,以致一直沒有新藥上市。

 

但正當大衆對新藥獲批上市拍手叫好時,也有部分專家學者對其臨床試驗設計、原理和機制、試驗數據、綠谷曆史産品等問題提出了一些不同想法。

 

或許從某種程度來講,九期一的“被質疑”正是戳中了中國新藥研發的痛點,也給了中國新藥研發企業的一次警醒,即如何提高中國醫藥創新質量、如何解決中國臨床試驗人才專業化不足的問題、如何在臨床試驗的投資、培訓、管理、規範等方面縮小與國際水平的差距。

 

05.第一個突破4000億市值的醫藥企業

2019年10月28日,恒瑞醫藥(600276.SH)股價再創紀錄,盤中一度達到91.15元/股的曆史新高,市值首次突破4000億元。截至該日收盤,股價報91.08元/股,漲幅超4%,市值爲4028億元,約合570.9億美金,超過艾爾建、百健、武田等世界知名藥企,進入全球前20。

 

相比于2019年一季度末的2894億元,恒瑞市值漲超1000億,再一次刷新了其市值記錄。這也是國內醫藥企業至今從未達到過的市值高度。對此國盛證券表示,看10年維度,鼓勵創新帶來的國內用藥結構發生變化,龍頭集中提升,恒瑞醫藥遠未到達天花板。

 

事實上,醫藥板塊千億市值公司的位置並不好坐,2018年6月30日,康美藥業以總市值1138億元人民幣位列醫藥板塊上市公司第四,一年多過去,爆雷後的康美就被貼上了“ST”標簽,面臨退市風險。而複星醫藥也從1008億元跌落到678億元,市值幾乎腰斬一半。

 

恒瑞受資本市場青睐的原因無非是其更爲優秀的業績增長、盈利能力和未來可觀的預期。而隨著創新成果的收獲、新藥上市放量,恒瑞估值提升已顯現。而對于上千家醫藥企業來說,新的變革時代如何選擇發展路徑也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06.第一個中國自主創新糖尿病藥物

2019年5月7日,國家藥監局發出公告:豪森藥業自主研發的我國首個長效GLP-1類降糖藥周制劑聚乙二醇洛塞那肽(孚來美)上市。

 

我国作为糖尿病大国,患者人数 1 亿多,超过全球总患者数的四分之一,但中国市场上现有糖尿病药品目前大多为传统药物,不少跨国药企纷纷在DPP-4抑制剂、GLP-1受体激动剂及SGLT-2抑制剂等创新药物上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GLP-1受體激動劑類降糖藥包括短效和長效。目前國內獲批上市的短效分別是艾塞那肽(每日2次)、利拉魯肽(每日1次)、貝那魯肽(每日3次),利司那肽(每日1次);長效包括注射用艾塞那肽微球(每周1次)和度拉糖肽(每周1次)。聚乙二醇洛塞那肽是國內第三個獲批的長效GLP-1受體激動劑。

 

相比以往每天一次的GLP-1,聚乙二醇洛塞那肽只需要一周打一針,可減少患者用藥次數及頻率,提高患者依從性,無疑爲衆多中國糖尿病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療手段。

 

糖尿病市場之巨大自然無需多言。這個市場上聚集了諾和諾德、賽諾菲、禮來、默沙東、阿斯利康等一批知名的MNC巨頭,競爭堪稱激烈,並在一定程度上占據了國內的大量市場。而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制藥企業想要在此領域中分得一杯羹,單純的跟進仿制無疑已經再也行不通。新的機理、新的靶點、新的使用方式……都能讓企業脫穎而出,豪森長效制劑的出現,無疑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上一篇:2020 年又有哪些新药将在中国获批上市?
下一篇:深度解析:国谈结束 国产创新药未来如何走?
【相關資訊】
·Nature新發現:植物有望成爲腫瘤免疫療法的潛力股 2020-01-09
·2019年全球十大熱門生物技術盤點 2020-01-09
·2019年美国批准了这些新药 其中有多款首创抗癌新药 2020-01-09
·2020 年又有哪些新药将在中国获批上市? 2020-01-03
·細數中國醫藥産業2019年的“第一次” 2020-01-03
·深度解析:国谈结束 国产创新药未来如何走? 2020-01-03
·美國處方藥45年來價格首次下降 2019-12-13
·對話|宋瑞霖:中國藥品創新之路下一步怎麽走? 2019-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