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亚洲欧美日本天堂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中文 |

咨詢熱線: 028-85121781

當前位置:首頁 > 動態中心 > 行業動態 深度解析:国谈结束 国产创新药未来如何走?
深度解析:国谈结束 国产创新药未来如何走?
[ 来源:E药经理人   发布日期:2020-01-03 13:13:19  责任编辑:  浏覽次 ]

自2015年,在一系列創新驅動政策推動下,我國醫藥格局發生重大變化,逐步開始出現第三新型板塊,即國産創新藥,改變了近幾十年來國産仿制和進口創新長期主導的兩板塊,組成新的三大板塊:國産仿制,進口創新藥和國産創新藥。

 

根据IQVIA数据,目前国产仿制和创新药比例大约保持在80% 和20%市场份额,在创新药中,以进口为主,国产创新药比例还非常小,关于国产创新药话题讨论真正进入行业关注视线还是在2016年之后。其实在国产创新药中,早期创业、致力创新药的领军企业有信达、百济神州和深圳微芯生物科技等,其研发和临床能力是其核心竞争力。

 

另一大類就是有銷售團隊和經營藥品的大藥企,典型的就是恒瑞和正大天晴,他們在創新藥領域的提早布局在大藥企裏面走在行業的前面,其他企業很難與其比肩,比如,石藥、齊魯、豪森等企業屬于仿創結合,而且短期能夠獲批形成生産力和利潤的主要仍以仿制藥爲主。

 

更值得關注的是一批從2018年開始,得以迅速發展的生物科技公司,如君實生物、歌禮制藥、華領醫藥、君實生物、基石藥業、複宏漢霖、亞盛醫藥等。本文會重點討論。

 

01.系列政策推動國産創新藥正式步入快速發展軌道

醫藥行業是高風險、高投入同時也是高度監管的行業,在我國做創新藥,産品、資金、人才和政策,都缺一不可。

 

雖然在生物制藥領域,企業是新藥研發的主體,但其快速發展離不開系列創新驅動政策和資本的支持。2015和2017年兩辦聯合發文鼓勵中國醫藥創新發展,對推動我國醫藥産業創新發展具有裏程碑意義。國家兩個最高層辦公廳一起工作發文是非常少見的,可知我國政府有關部門已經意識到醫藥改革創新已經走到了深水區,國産創新制藥發展是我們擺脫依賴西方國家技術壟斷和脫掉“仿制大國”帽子的一個重要措施。

 

2015-2017年期間,由于政策推動,企業研發的投入明顯增加,創新政策的第一批獲益者來自15個一類創新藥,並陸續獲得批准生産,包括埃克替尼、阿帕替尼、西達本胺、康柏西普等。2018年國家藥監局批准新藥大約54個,其中國産一類新藥占9個,我們預測2019年也會保持同樣水平,甚至上升。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2018年整體臨床實驗中,進口藥品不再占據過去的主導地位。僅僅來自國産生物制藥的申請新藥臨床試驗就占據45%的份額,包括其他國産創新藥,總比例爲70%,相比2012-2015年上升了15%。與此同時,國産創新藥的研發比例逐年上升,以恒瑞、複星和正大天晴三家爲例,2017年平均爲12%,而在10年前,我國行業研發平均數據大約爲2-3%。

 

對國産創新進行源頭上支持的是我國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2008年以來,在中央政府統一領導下,由科技部、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三部門統籌推進和衛健委科教司等組織實施下,截至2019年7月,“重大新藥創制”累計達139個品種獲得新藥證書,其中1類新藥44個,數量是專項實施前的8倍。在今年7月底,“重大創制專項”新聞發布會上介紹:重大專項實施十余年來,在10類重大疾病領域,立項1000余項,經費支持達200億元,産出了一批重大標志性成果,實現了重點領域的跨越式發展,提升了我國的自主創新能力,我國藥物創新技術體系初步建成。

 

在人才吸引上,繼2008年國家“千人計劃”實施以來,海外的一些醫藥科學家和科研人員,揣著振興祖國的情懷和創業精神,回國創新越來越多。而公司的高管團隊多數來自總部或中國的跨國藥企任職專業人員,他們都非常專業,大多數都具備豐富的産業和政策經驗。

 

在獲取資本上,2018年4月港交所上市新政爲未盈利醫藥生物公司融資創造了巨大的機會。2018年8月1日歌禮制藥作爲第一家敢于吃螃蟹的初創企業,獲批首發上市,成爲首家在香港交易所成功上市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融資4億美金。此後,一批未盈利的生物醫藥類企業相繼赴港上市。截至2019年12月12日,已有13家企業成功在港上市。另據統計,截至2019年12月17日,已有24家醫藥制造類企業申請在科創板IPO。

 

02.國産創新藥發展前景和成長中的差距

根據麥肯錫最新報告對中國醫藥市場前景預測,在下一個10年,至少有1個中國創新藥企業將成爲全球前10-15的國際制藥巨頭。誰能成爲下一個中國的“華爲制藥”?

 

分析外部宏觀環境,總結有四大利好的發展趨勢。第一是巨大市場前景。我國是全球第二大醫藥大國,今天中國已經成爲全球老齡化最爲嚴重的國家之一(2030年,65歲以上老人將超過2.3億)。第二是醫藥科技創新已經納入國家發展戰略,創新驅動是醫藥高質量增長的重要引擎。第三是政策壓力-仿制藥“一致性評價”“4+7”帶量采購等,倒逼企業開始創新,加速醫藥産業轉型升級。第四是本土創新企業的崛起,在我國建設布局全産業鏈,並逐步提高參與全球化的競爭能力。

 

在把握機遇的同時,國産創新尤其初創生物制藥也面臨巨大挑戰,更確切地說,應該是處于成長過程中差距和痛苦。

 

我們梳理一下主要初創生物制藥的基本情況,主要特點爲:

 

一、大多數集中在上海,浙江,江蘇,北京等城市,平均創業發展時間不到10年,企業總體規模小,但多數至少都有5-6個在研産品,處于不同的臨床試驗階段,並不斷充實在研産品線。

 

二、初创生物获批产品相对单一,67%的生物制药专注肿瘤领域,其它为糖尿病、肝病、心血管和神经系统。同时创新产品同质化竞争更为激烈,产品之间缺乏差异化,赛道过于拥挤。如被认为最有前景的是PD-1 和PD-L1,今年3月,大约有45家公司正在研发PD1和PDL抗体,并开展了100多项临床试验。目前已经有5款获批,百济神州PD-1也将陆续获批。

 

三、融資方式主要依賴風險資本和資本市場,與一大批國産企業不同,是從仿制開始逐步積累資金,逐步轉型開始做創新藥。由于創新研發藥的成本高,收回成本時間更長,如何平衡投資人的短期盈利目標和創新藥發展的長期目標是對初創企業的一大挑戰。

 

四、研发路径基本是License -in,即专利许可获得中国开发权,因此大多是跟随性创新的”me-too”产品,缺少原创性创新。

 

五、由于剛剛起步,在創新藥的市場份額很小,其增長率也低,貢獻率也低。根據中國藥促會最近一份分析,截至2019年半年報,雖有部分初創生物企業已有産品開始上市,但尚未見扭虧的公司。

 

03.國産創新藥的崛起和追趕,已經形成創新新勢力

即使發展曆史短,差距大,但國産創新藥的崛起,已經形成創新的新勢力,勢不可擋,並對我國醫藥行業産生較大的影響。國內一位知名中國工程院院士曾這樣說過:“在醫藥市場,如果我們只有進口藥,那就無法打破價格和技術壟斷,就會永遠受制。所以,有了自主研發的新藥,就代表擁有自主定價權,因爲可以通過競價把價格降下來,最終把這些貴重的藥變成平民老百姓切實可及的藥物。對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來講,意義是非常重大的。”

 

我國創新型制藥企業真正“發力”是在近幾年。在2018年已先後在國內推出多個國産新型治療腫瘤藥物,打破了進口藥物在這個領域的壟斷,大幅度降低了這類藥物的整體價格,讓更多的國內晚期腫瘤患者得到生存獲益。

 

在本輪國家醫保談判中,國産創新藥作用不容忽視。

 

第一,由于本土创新药的迅速崛起,以往独家进口新药的垄断国家谈判的趋势得以打破。首次出现了中外企业在多个治疗领域创新药同台竞争的局面,如肿瘤靶向,PD-1、HIV和丙肝药物。12个国家1类新药谈进8个国产药 (但基本是有一定规模的企业)。

 

第二,每一个外资进口产品降价逻辑,背后一定有一个或几个国产创新药。国产创新药对抑制外资进口药品的高昂价格,促进良性市场竞争发挥了积极作用。例如:受到贝达药业埃克替尼竞争,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易瑞沙)从上市初的530元/片,逐渐下降到228元/片。受到康弘药业康柏西普竞争,诺华的雷珠单抗从上市初的9725元/支,逐渐下降到5700元/支。受歌礼达诺瑞韦纳和其他国产丙肝创新药的竞争,吉利德同类产品在美国定价8.4万美元,平均1天1000美元。其价格由50万元人民币降至6万元人民币。受信达信迪利单抗和君实特瑞普利单抗的竞争,PD-1的 K药比美国定价低53%,O药比美国定价低57%。

 

04.翻五倍國産創新藥在起跑線上正在失去了核心競爭力

在推出系列創新驅動措施和醫保談判新方案時,行業意識到國家在解決重要民生問題的在過程中,也注意到一些新問題。

 

参加本轮医保谈判都是继2017年目录调整之后,刚获批不久平均上市2-3年时间创新药,其中2018年获批上市进口创新药占本轮谈判品种近40%。2016年启动的药品审批审评制度改革,目的是为了缩短我国患者能在中国同步获得国外上市药品,同时也是从政策导向上鼓励我国研究创制新药,研发新结构药物。由于对于近十年已在欧美日上市但在我国未上市的临床急需药品开辟了“绿色通道”,简化进口药品的审批程序,甚至可以使用境外临床试验数据,免去进口药品在我国开展临床试验的部分时间。根据第三方独立调研,在创新药审批提速上,国产创新药平均审批时间比进口创新药晚了6个月,在某些同类品种的审批上,晚出时间甚至超出6个月 (排除因资料缺陷发补时间)。

 

隨著今後醫保目錄動態調整頻率加快,我們將看到新藥上市獲批和醫保目錄調整的時間間隔將大大縮短。最新分析表明:進口創新藥在中國的上市平均時間從2016年8.4年下降到2019年的4.6年,新藥等待醫保時間已經從過去的平均7年降到2年。按現有的政策趨勢,進口藥品將獲益于新藥上市時間縮短,進入醫保目錄時間縮短,多年外資藥品不斷呼籲的市場准入壁壘在2017之後已經逐步並基本清除了。

 

接下來,在國家醫保以藥價降幅爲主要目標的政策導向下,對于一些外資,相對容易接受“以降價”換取醫保資格和以“醫保”帶動市場銷售的策略。因爲相比過去,減少市場准入時間機會成本,快速搶占市場先機,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足以彌補降價不利方面。

 

而對剛剛起步的國産生物制藥,合理定價、進入醫保、給予一定利潤空間、保持可持續創新對一個新産品十分重要!

 

由于起步較晚,自主研發創新藥在臨床上優勢也許不能完全與進口藥媲美,但可以通過發揮價格優勢在競爭中取勝,這是行業共識,也是國家支持發展我國自主創新藥的重要基礎。但本輪國家醫保談判要求全球最低價,創新藥部分平均降幅達60.7%,國談後,中國部分進口藥品價格成了國際藥品市場的“價格窪地“。當同類進口藥品拿出全球最低價,甚至更低價,國産創新藥的核心競爭力-價格優勢被很快削減了。

 

以直接抗病毒DAA丙肝藥爲例,由于醫保嘗試采取競爭性談判,最低價中標,規定2個最低療程價格的藥品進入目錄,並規定2年的排他性。直接結果是其中一款進口丙肝藥品的談判價格已經降到全球中低收入國家有授權仿制國家中專利藥的全球最低價。如2款藥品與美國對比,分別相當于美國市場價格的5%-13%(第三方國際機構數據)。其超出底價,超常降幅,打破跨國藥企全球定價規則,丙肝産品成了此輪談判平均降幅之最藥品!

 

第一,我們談本土企業發揮價格優勢是在合理的定價框架下來談醫保准入,即使臨床價值同等,面對超常降幅的價格戰,觸動國産創新藥的研發,生産和經營的成本底價,由于還沒有跨國公司全球規模經濟和豐富的産品線以及分攤研發成本的內部機制,國産創新藥是無法應對的,談判出局失敗是必然的。

 

特別值得一提,初創企業初期都是依賴單一産品,抗風險能力不足,一項政策可以導致企業的成敗。這裏想表達的觀點不是不降價,問題是選擇什麽樣的降價方式。尤其隨著國産創新不斷湧現,今後同類藥品中外同台競爭只會增加。建議國家這次競爭性談判試點基礎上,對今後開展創新性的談判模式進行慎重探究。如國家基于國産創新藥安全性和療效的考慮,醫保可以考慮采納國際風險分擔支付方式,即按療效付費,即創新藥物進入醫保後,醫保可以根據在臨床上安全有效數據來付費。針對不同産品特點,醫保考慮不同方式,而不能簡單一刀切。

 

第二,此轮医保谈判降价被业界称为“医保谈判悬崖”。在国际上,从药品的生命周期管理来看,“专利悬崖”指的是专利保护时间一到, 仿制药就上市,原专利药就快速形成断崖式的价格下降。这套制度设计在国际上实行数十年年,达到两个目的,既鼓励创新,又促进仿制。因此创新药都在专利期内的药品,在没有仿制药的情况下,确保研发专利药品的合理回报,其降价幅度是有限。

 

本輪談判涉及在中國上市不久的專利藥,在仿制藥未上市的情況下,要求全球最低價規則對所有創新藥都不利,受挫的更重的是後續獲批上市的同類國産創新藥和仿制藥,一旦上市,將面臨極低價格的市場。極端降幅,國産創新藥和仿制藥的核心競爭力已經消失,並無法通過市場競爭促進創新形成良性循環,也不利培育發展我國的仿制藥。

 

麥肯錫的咨詢報告顯示,自2010年以來,外資專利藥的發展速度已經是過了專利期原研藥發展速度的10倍,過了專利期原研藥由于受4+7集采影響,有些已經出現負增長。最新市場數據顯示外資藥企2018年平均增長速度爲23%,而國産平均不到10%。再次說明在中國市場,創新藥對外資的重要性。

 

今天外資企業已經把中國市場的重要性等同美國市場,超出歐洲市場,從這輪大幅降價策略,已經看到外資藥企在中國市場的策略已經發生很大改變,並重新審視中國機會,因此,我們可以判斷今後中外創新藥競爭醫保資源將變的更加激烈。

 

今天中國創新藥距離世界先進水平還遠,這也說明創新還需要支持。因爲我們的藥企都還很小,創新能力還比較弱,需要耐心,需要培養、和投資。政府在努力解決民生問題,在解決“有藥可用,和用得起藥”的同時,也充分發揮國家政策智慧和長遠目標,關注國産創新藥發展所需要的創新體系的“生態環境”。

 

大家知道美國醫療模式不是學習的好榜樣,但美國生物科技初創企業的發展經驗是值得學習和吸收。早在70年代,德國在發達國家中屬于最早國家之一認識到發展生物科技産業的重要性,政府相關部門包括科技部,通過類似我們國家的重大科技專項”鼓勵企業申請研發經費,發展一批本土生物制藥公司。但因爲缺乏一體化跨部門的政策銜接和有效的制度安排,缺乏後續持續研發創新的投入,德國生物科技發展今天仍慢于美國。相反,90年代初期,由于美國創新體系注重最新科技成果快速轉化,政府支持創新的靈活政策,加上早期的風險資本的投資,美國一批很小的初創生物科技公司得以迅速發展,從90年中,美國的生物科技發展已經走在世界各國的前列。

 

05.國産創新藥未來如何走?

由于国产企业创新的能力比较弱,在短期内,将仍然会有较多的药品属于me too 或 me better, 因此,系列创新驱动政策既要鼓励原始和颠覆性的创新,也要鼓励跟随性的创新。中国新”到”全球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产创新企业还在学习和追赶中,在曲折中艰难前进!未来我国由仿入创的创新药崛起之路,要从产品、资金、人才和政策四大方面出发。实施价值导向的国家医保战略性购买是未来医药产业的发展趋势,新药的临床研究不但要与市场需求的结合、更要与市场准入导向结合,在坚持研发最好的药,同时确保合理价格。创新需要勇气,需要十年磨一剑的创新毅力,科学创新的情怀。

 

实现”由仿入创”, 中国未来将成为全球医药市场最重要的竞争之地。市场准入未来趋势是实现创新药每年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和国家实施价值导向的医保战略性购买。医保如何逐步深化腾笼换鸟,推动医药产业创新发展,如何将医保政策与医药创新政策有效合理衔接,如何通过有效跨部门的一体化创新产业制度安排,促进最新新药创新成果转化,等一系列问题需要深入探讨研究,这些讨论是有意义的,重要问题的关注都将鼓励和带动国产创新药的发展。

上一篇:細數中國醫藥産業2019年的“第一次”
下一篇:美國處方藥45年來價格首次下降
【相關資訊】
·Nature新發現:植物有望成爲腫瘤免疫療法的潛力股 2020-01-09
·2019年全球十大熱門生物技術盤點 2020-01-09
·2019年美国批准了这些新药 其中有多款首创抗癌新药 2020-01-09
·2020 年又有哪些新药将在中国获批上市? 2020-01-03
·細數中國醫藥産業2019年的“第一次” 2020-01-03
·深度解析:国谈结束 国产创新药未来如何走? 2020-01-03
·美國處方藥45年來價格首次下降 2019-12-13
·對話|宋瑞霖:中國藥品創新之路下一步怎麽走? 2019-11-12